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上海正在推行最严格保护制度

上海正在推行最严格保护制度

更新时间:2017-11-26 10:40
浏览次数:
     在历史风貌保护方面,上海正在推行最严格保护制度。在这一大背景下,较之石库门街坊保护话题的高热度,老城厢似乎要安静些。昨天,由民盟上海市委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一场关于老城厢的研讨会在同济大学举行,对于这片承载着上海700多年历史文化的区域,专家们期待着社会给予更多重视与关注,期待着上海“文化之根”的未来能少留遗憾。
  纳入民众的生活,上海的历史将是汪洋大海
  关于老城厢的界定,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薛理勇从语义上解读说:“城”,就是城邑,也就是被城墙包围的部分;“厢”则在城外,是那块人口相对集中的区域。上海老城厢,就是过去旧城墙内以及周边毗邻黄浦江的区域。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戴鞍钢这些年一直专注于上海史研究。在谈到历史风貌保护时,他为上海老城厢得到的“待遇”鸣不平。戴鞍钢说,社会上有几种倾向让他很难理解。比如,重租界,轻老城厢;重石库门、重古镇,轻老城厢。这背后,似乎反映了人们有意无意中割裂了上海开埠前和开埠后的历史。
  戴鞍钢说,历史是割不断的,不能过分强调租界对上海的影响,何况租界的发展与老城厢的底蕴分不开;另一方面,和一些古镇相比,老城厢的价值其实高得多。
  民盟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丁光宏抛出了一个问题:上海要构建卓越的全球城市,那么该拿什么作为自己的文化符号?在他看来,百年外滩或是陆家嘴如今的天际线,似乎都有局限,而最合适的可能还应包括老城厢。
  由于此前一天,茅盾文学奖得主、《繁花》作者金宇澄刚好在同济大学作了一个报告,许多与会专家都提及了他的话:上海的历史绝不是100多年,而是1000年;穿越建筑本身,如果把民众的生活纳入历史,那么上海的历史将是汪洋大海,取之不尽。
  老城厢见证城市发展历史
  在戴鞍钢看来,上海老城厢最具代表性的,是五个板块:十六铺到董家渡,代表了上海数百年以港兴市、以港兴商的传统,集中了大量码头;小东门,是货物从十六铺上岸后的一个集散地,洋行(其实就是官办的农产品贸易机构)林立,许多街巷都以货物而得名;豫园,既是休闲区,也因为会馆、公所集聚而承载了大量的移民文化元素;文庙是教育板块;最后则是中南部居住区。
  自近代以来,上海老城厢的符号和象征就一直因为各种原因而剥落。
  上世纪初,因为人口剧增,老城内纵横的河道有不少变黑变臭,于是填浜筑路一时风行,如今老城厢内蜿蜒曲折的街巷,很多代表了当年河道走势。但这些新路在起名时过于随意,原先河道的名称很少被保留,于是一长段历史就此湮没。
  正如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所言,老城厢的特点是“小”,小街巷、小园林、小商业,与“大上海”似乎有冲撞。但是,没有“小”,何来“大”。张松说,老城厢记录着上海700多年发展变迁,是上海历史文化的沃土,在高度城市化的当下显得尤为珍稀。尽管老城厢作为城市景观象征的地位被外滩所取代,但仍是上海城市发展历史地位至关重要的实证。
  小处着眼有利于保住“活的历史”
  为了守住老上海的“根”和“精神家园”,在保护政策、规划、机制等大方向上必须用力,这自不待言。值得一提的是,为保住老城厢“活的历史”,专家们还贡献了一些“小处着眼”的建议。
  同济大学教授钱宗灏说,很多建筑遗存也许已很难恢复,但能否在一些著名地点树立石碑,并且撰文勒石。由此,市民就可能会循迹探究下去,慢慢地,或许就能找回一部分丢失的集体记忆。
  同济大学教授周俭说,老城厢的更新,必须留下“小尺度、里弄多”等特点。哪怕是新建筑,但依然要让人们有走街串巷的感觉。而且,如果能留住一个原先的街角、留住那一棵老树,就会更加值得。
  网名“席子”的摄影人席闻雷,以专为上海老房子留影而著称,曾连续八年将镜头对准老南市的同一个街角。他着迷的就是老城厢里的故事和细节。他说,如果“无法用砖瓦拯救城市记忆,那就用像素记录历史”。 据报道,此举或旨在针对推进修改《宪法》讨论等重审“战后体制”动向的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加强牵制。如果建成,很可能和江苏省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等一样被认定为“抗日”教育的重要基地。
  报道援引程兆奇的消息称,中国政府2016年夏天批准了上述计划。上海市有关部门等正在市内甄选地点,建成时期未定。除了东京审判相关资料及图片外,还计划展示描绘法官及检察官、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巨幅油画等。
  
  日本政府在1952年生效的《旧金山和平条约》中接受东京审判。东京审判于1948年11月作出判决,认定25名甲级战犯有罪,东条等7人被处以绞刑。
  报道还关注到,上海交大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于2011年设立。据悉除了收集资料及文献外,还编撰相关书籍、汇集国内外专家举行研讨会等。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小组、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创新创业管理研究中心今天发布《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2017》。《报告》称,全国区域创新能力综合排名前三强分别是广东、江苏、北京。整体上看,2017年全国各地区创新能力稳步提升,呈现出新特点,区域创新的不平衡性对协调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根据《报告》,今年广东创新能力排名首次跃居全国第一,江苏、北京、上海位列其后,打破了过去9年江苏保持首位的格局,上海与北京的相对差距在拉大,山东与天津的差距在缩小。从排名变化情况看,排名上升的地区有8个,分别是广东、湖北、湖南、辽宁、江西、宁夏、云南和青海,上升幅度最大的省份是湖北,上升了3位;排名下降的地区有9个,包括江苏、安徽、陕西、贵州、广西、甘肃、黑龙江、山西和西藏,下降幅度最大的省份是黑龙江,下降了4位。
  《报告》指出,当前我国区域创新跟跑、并跑、领跑“三跑并存”的态势依旧,东部省份仍然是创新能力最强的地区,中西部地区依然较弱,且区域间存在一定差距,但西部追赶势头明显。
  《报告》显示,创新领先地区的优势明显、各具特色。如广东创新能力突出,具体表现为创新的开放度高、外贸经济发达,且市场活力较好、创新创业活动十分活跃,具备宽松的创业环境;江苏的优势集中体现在企业创新方面,如有研发机构的企业数、企业研发人员总量、企业技术改造经费投入等指标均排名全国第一;北京的优势在于丰富的科技资源与人力资源所带来的强大的知识创造能力,以及以中关村企业为代表的大量科技中小企业和良好的创业环境等;上海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沿袭了历史上对外开放、自由贸易的传统,集聚了一批大企业和外资企业,创新开放度不断提升。
  《报告》指出,在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和转型发展需求迫切的背景下,传统的投资驱动的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资源型省份在转型发展过程中也面临巨大压力,地区之间的分化趋势开始显现。
  据了解,作为国家创新调查制度的重要产出之一,《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是以中国区域创新体系建设为主题的综合性、连续性年度研究报告,至今已连续出版18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