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空气治理 > 原油期货交易形势好于预期

原油期货交易形势好于预期

更新时间:2018-04-27 10:14
浏览次数:
      自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于3月26日启动人民币石油期货交易以来,已经走过一个月时间。从交易规模和活跃度来看,总体形势良好,这将有利于推动国内油气产业深化改革,但是在价格发现、功能实现和价格话语权作用方面还需要深入观察,目前难以做出准确判断。
  原油期货交易形势好于预期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数据显示,截止4月25日,原油期货成交113.4万手,成交金额5671.7亿元。当日主力合约SC1809,以438.0元/桶收盘。全部合约成交99138手,持仓量减少2188手至16852手。主力合约成交98992手,持仓量减少2140手至16184手。从开盘近一个月的情况来看,成交量大,流动性好,运行平稳,价格在一定程度上客观反映了中国原油供求基本面,比原来市场预期要好,交易活跃度和持仓表现整体呈乐观态势。
  另外,从交易主体来看,金融投资机构、油气企业、独立炼化企业、油气贸易公司以及个人客户等都有较大的参与积极性,既有国有企业,也包括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涵盖了油气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价格基本与市场供需变化贴近,很有可能吸引更多的市场主体参与进来,进而形成良性循环,多元化市场交易结构初步形成。
  上海原油期货标的是中质含硫原油,可交割油种主要是中东原油,初期将中东原油运往远东的到岸价格作为定价基准。从交易价格来看,上海原油期货价格走势与国际油价趋势基本吻合,连带性较大,说明没有出现过度投机现象,非常值得肯定,有利于消除社会对原油期货市场有可能变成“巨大赌场”的担忧。值得特别关注的是,3月26日中国石化全资子公司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与壳牌公司签署了原油供应长期合约,从2018年9月开始,从壳牌公司进口的中东原油将以上海原油期货作为计价基准,成为首笔以上海原油期货计价的实货合约,这对我国原油进口计价方式具有里程碑意义,对于在远东地区形成具有代表性的原油价格具有重要意义。 市总工会昨天宣布,通过单位推荐、民主评选及两审两公示等各项程序严格把关,2018年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奖章)、工人先锋号揭晓,共评选出205个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347个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349个上海市工人先锋号。此外,经单位推荐、民主评选及三审三公示等各项程序严格把关,产生3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状、29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9个全国工人先锋号。从本次评选起,非本市户籍的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按本市相关规定,可以享受居住证积分加分相关待遇。
  作为市总工会和市人社局联合发文开展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奖章)、工人先锋号评选的第一年,本届获奖对象体现了时代性、先进性、广泛性和典型性。
  据统计,奖章先进个人中近35.7%为产业工人,31.4%为其他一线职工和专业技术人员,均高出评选方案规定的比例。获奖对象中,本科以上学历258人,占74.3%,较去年提高6%;中级以上职称183人,占52.7%,较去年提高6%。 设立金融法院,是中国司法系统在创设互联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之后的又一大创新。
  金融法院真的要来了。4月25日,根据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就《关于在上海设立金融法院的决定(草案)》作了说明。今后,上海金融法院专门管辖上海市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金融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管辖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确定。
  设立金融法院,是中国司法系统在创设互联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之后的又一大创新。在现有的法院民事庭、经济庭之外,为什么要专门设立金融法院呢?为什么金融法院要选址在上海呢?
  上海正在建立的“五个中心”之一就是金融中心,此外上海的自贸区建设也与金融息息相关。上海集中了大量的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以及各种从事新兴金融衍生品服务的企业,特别是上海还是上海证券交易所所在地。
  海量的金融公司涉及复杂的金融纠纷,特别需要金融权利救济的公共服务。设统一的金融法院,对金融案件实行集中管辖,推进金融审判体制机制改革,有利于提高金融审判专业化水平,建立公正、高效、权威的金融审判体系。
  事实上,目前涉互联网金融纠纷的内容,已从单纯的网络借款逐渐向互联网众筹、互联网理财等方向发展,纠纷内容趋向多样化、复杂化。资金池、增信、穿透式监管、通道费用、代持……这些金融创新的新兴业务和监管理念日新月异。
  要对这些业务在法律上定纷止争、明判是非对错,依赖于高度的专业性知识,所以需要审判机关的专业化。早在2008年,上海浦东新区就组建了金融法庭;2017年5月,金融法院试点在上海区级法院上线。此次设立金融法院,也是上海法院自身改革趋势下的水到渠成。
  从横向角度来看,世界上的金融中心、或者努力想成为金融中心的城市,往往都设有专业化的金融法庭,提高竞争力。英国设有“金融服务与市场法庭”,美国的证监会(SEC)下设“行政法官办公室”,甚至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也专门设立了独立于其他法院的阿拉木图专门金融法院。
  完善的金融生态,离不开透明的制度、阳光的监管,同时公正、便捷的司法也是金融服务的重要环节。在上海设立中国首个金融法院,显然也有助于提升中国国际金融交易规则话语权,增强中国金融司法的国际影响力。
  此外,还需要注意金融法庭的特殊性。就美国证券法来说,核心内容不是源自国会立法,而是由一系列的司法裁判而确立的。特别是在金融消费领域,司法裁决(虽然只是事后的处理)因为直接调整纠纷各方利益,甚至做出天价赔偿,反而能倒逼确立透明的金融交易规则、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法学界曾提出“大民事法庭格局”已经过时,设金融法庭、知识产权法庭等专项法庭,已成现实之需。本质上,设立金融法院,提供专业化的金融方面的司法救济,既是国家正义的实现渠道,也是一种金融服务,有助于提升国家的话语权,参与全球范围内的金融规则构建。上海日前发布涵盖足球等10个项目的《青少年运动技能等级标准》(以下简称《标准》),该标准将为科学评价青少年学生运动技能水平,促进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掌握两项体育运动技能提供依据。
  据悉,在上海市教委和上海市体育局的指导下,上海体育学院于2016年3月组建了《标准》研制团队,在广泛调研和充分研讨的基础上,确立了四等十二级制的基本等级体系,并相继完成乒乓球、足球、篮球、排球、羽毛球、网球、高尔夫球、田径、体操、游泳和武术等11个项目《标准》的研制、测试方法视频拍摄制作等工作。其中,乒乓球《标准》已于2017年4月先行向社会发布。
  在各项目《标准》的四等十二级制中,1—3级为入门级,4—6级为提高级,7—9级为专业级,10—12级为精英级。其中,9级相当于一级运动员水平。目前,所有项目《标准》仅对1—9级测试方法进行了规定,预留10—12级与高水平运动员等级相衔接。另外,从4级开始被试者须有一定的参赛经历。
  为保证科学性和客观性,各项目《标准》对测试场地、器材、测试者等明确统一要求,尽可能采用智能化测试手段,以保证不同批次间的一致性。同时,各项目《标准》均以图文形式呈现,测试方法力求便捷易行,操作简单,测试内容与方法均配有视频,便于使用者了解掌握。
  目前,上海市大学生体育协会、上海市中学生体育协会已将《标准》向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申请为团体标准,并开展相关培训及测试等工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