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作为上海新的文化地标

作为上海新的文化地标

更新时间:2018-10-04 09:11
浏览次数:
   新中国首次面向世界的土地招标箭在弦上,但“眼门前”一桩“万难事”,让上海又一次看到了同世界市场的差距:写标书。周友琪回忆,王安德主笔起草完成《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26号地块土地使用权有偿出让国际招标书》初稿后,批租办曾请6位大学教授翻译英文标书,但面对闻所未闻的土地批租专业术语,大家竟都面面相觑。
  1988年3月9日,上海土地批租记者招待会在马家角举行。 摄影:朱德茂
  1988年春节前夕,王安德、周友琪、朱克君3人组成工作小组赴港,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完成国际招标文件起草工作,其次要收集香港各界关于上海土地批租改革的意见,学习香港的专业人才培养机制也迫在眉睫。
  在香港,标书起草工作几乎都在仲量行(经合并后今为仲量联行)的小会议室内完成,当时任仲量行合伙人之一的梁振英答应免费翻译英文招标文件。“在上海写好的标书带去香港一看,发现同国际标准根本不是一回事,要全部打碎、重新架构,相当于重写一篇论文。” 作为上海新的文化地标,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自2016年10月1日对外开放至今,已成功开放运营2年。两年时间里,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充分激发自身原创活力,推出多部舞蹈艺术精品佳作,并广泛引进国内外一流舞蹈项目,不断提升文化原创力和文化影响力。与此同时,敞开大门的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秉持公益惠民、开放共享的理念,也成为舞蹈爱好者的乐土。市民们来到这里,不仅可以看到一流的演出,还可以参与各类舞蹈艺术活动,亲身感受舞蹈艺术魅力。10月2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推出2周年嘉年华系列公益活动,用精彩纷呈的活动,为市民们开启一段舞蹈美学的探索之旅。
  参与活动的市民们围观精美的舞蹈服装展览
  现场热心观众参与到嘉年华表演的互动中
  公益全方位,多元活动开启舞蹈美学的探索之旅
  今年的10月,矗立在延安高架旁的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已正式对外开放运营2年。10月2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推出2周年嘉年华系列公益活动。该活动由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主办,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承办,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舞团、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和上海市舞蹈学校共同协办。本次活动立足公益,全程免费向市民开放,共计吸引了近1200人次的观众参与其中。
  不同年龄段的舞蹈爱好者在上海歌舞团民族公益课堂上感受舞蹈魅力
  10月2日当天,六个活动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轮番开展,从早上10点半一直持续到下午18点,精彩不间断。上午10:30,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首次全区域向市民开放参观。40多名舞蹈爱好者分为两个批次,先后参观了上海市舞蹈学校、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舞团和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在工作人员的导引与讲解下,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这片舞蹈沃土上的故事被一一讲述。
  下午13时,两场公益讲座与工作坊在两个剧场同时举行。上海芭蕾舞团团长、上海市舞蹈家协会主席辛丽丽在大剧场开讲,为舞蹈爱好者们讲解芭蕾的艺术魅力。现场还有上芭首席主要演员吴虎生带领着优秀青年演员进行芭蕾舞段展示,先后展示豪华版《天鹅湖》《白毛女》《马可·波罗——最后的使命》《梁山伯与祝英台》等经典芭蕾片段。实验剧场内,上海歌舞团创作室副主任、国家二级导演吴欢则以公益课堂的形式带领舞蹈爱好者们体验了藏族和傣族的民族舞蹈,感受中国民族舞蹈的艺术魅力。
  下午15:30,大剧场内还有乌拉圭舞蹈艺术家Eugenia Silveira Chirimini(欧亨尼娅·希尔维拉·奇里米尼)带来的“Soul Training”舞蹈工作坊,带领舞蹈爱好者们一起在舞蹈与音乐中释放内在的自我。除了讲演与工作坊,现场激情四溢的巴西鼓舞、舞蹈快闪秀等嘉年华表演,在与舞者的零距离互动中,体验舞蹈带来的自如之感。而精美的舞蹈服饰、剧照展示,也让爱好舞蹈的市民们在不经意间与舞蹈做一次“浪漫邂逅”。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王延表示,此次嘉年华系列公益活动以“开启舞蹈美学的探索之旅”为主题,就是希望通过一系列的公益活动,透过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这个载体,向全社会传递舞蹈艺术魅力。“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够来到舞蹈中心,不仅是看演出,还能通过亲身参加一些公益的艺术活动,了解更多关于舞蹈的故事,为他们打开对舞蹈的热爱之门。而这也正是我们‘舞空间’公益文化品牌所期望达到的效果”。
  “舞空间”是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内各单位联合推出的公益文化品牌,依托舞蹈中心汇聚优质舞蹈资源的优势,通过讲座、导赏、交流分享、公开课、工作坊、开放日等多样化的活动形式,将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打造成为面向广大市民的舞蹈艺术公共文化空间。
  对外开放2年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已经开展了各类公益活动近130场。无论是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的“舞空间”公益讲座与课堂系列、上海芭蕾舞团的“芭蕾大师公开课”系列、舞蹈中心剧场的“舞者计划”系列艺教活动等常态化活动,还是“两团两校”各自开展的公益演出、开放体验等多元活动,都在不断拉近艺术与生活的距离,为上海市民打造一个普及舞蹈艺术、提升舞蹈水平的艺术课堂。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是一个开放的空间,属于每一个市民。我们要创作出更多好作品,开展更多公益活动,让市民走进来,与高雅艺术面对面。”
  创演活力不断激发,助推上海文化品牌建设
  对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而言,聚合内部优质资源打造“舞空间”公益文化品牌,是其树立舞蹈特色文化品牌的一个侧面。在当下全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的背景下,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聚焦舞蹈艺术,通过自身创作与演出活力的不断激发,日渐成为上海舞蹈艺术持续发展的“源头活水”。
  10月下旬,上海芭蕾舞团即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首演最新创排的红色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这已经是上芭入驻舞蹈中心短短两年里创排的第二个大型舞剧。之前舞剧《睡美人》已于今年5月在舞蹈中心成功全球首演。在上海芭蕾舞团辛丽丽团长看来,“进驻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后,许多从前梦想的事正在一一变成现实”。在创作新作品的同时,上海芭蕾舞团还先后将《白毛女》《哈姆雷特》《花样年华》《梁山伯与祝英台》《马可·波罗——最后的使命》等原创剧目和《天鹅湖》《罗密欧与朱丽叶》《吉赛尔》等古典芭蕾经典作品搬上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舞台。
  而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上海歌舞团在每年六月都会推出持续一个月的舞剧·舞蹈演出季,先后上演了《朱鹮》《野斑马》《天边的红云》《霸王别姬》等经典原创舞剧以及最新原创舞蹈作品。像这样一家舞蹈院团在同一个剧场内连续演出一个月,在国内外的同类院团中实属少见。今年12月,上海歌舞团创排的红色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也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首演,为上海打造新时代的红色经典。
  除了“两团”常态化创作演出,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还广泛汇聚国内外一流舞蹈剧目,打造国际国内一流的舞蹈专属剧场。自2016年10月对外开放以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小两个剧场共上演各类舞蹈剧目440余场。无论是引发现象级关注的以色列巴切瓦舞团《十舞》、谢克特舞团《无尽的终章》、西班牙国家芭蕾舞团《塞维利亚组曲》等国际前沿作品,还是文华大奖获奖舞剧《红高粱》、金星舞蹈团全新现代舞作品《野花》等本土标杆剧目,以及《一撇一捺》《舞术》《6|9》《妮娜物语》等国内外新锐舞蹈艺术家的作品,都给观众们以多样化的观演选择和良好的观演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在项目引进时,有意识地强化了“首次来华”、“亚洲首演”等项目落地的工作力度,以求打造国内外知名舞蹈艺术家和艺术团体“上海首演”的平台。比如今年3月上演的奥利佛奖最佳舞蹈作品提名的现代舞《无尽的终章》,便是世界著名编导赫法什?谢克特的作品首次与中国大陆的观众见面。该演出中国大陆仅上海一站,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舞迷”奔赴上海观演,引发现象级关注。之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还将迎来世界著名现代舞大师阿库?汉姆《陌生人》、杨丽萍工作室《春之祭》等国内外知名舞蹈艺术家新作亮相首演。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博文表示,“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多元化的舞蹈剧目,给上海观众带来一些不一样的观演体验,努力让上海观众能够与世界舞蹈界无缝衔接,‘足不出沪’就可以第一时间欣赏到国内外顶级舞蹈作品。”
  品牌活动不断汇聚,搭建舞蹈艺术交流平台
  除了上演国内外舞蹈力作之外,系列重大舞蹈艺术赛事、活动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相继落地,促进着国内外舞蹈艺术的深入交流,彰显上海作为“文化大码头”的集聚效应。
  2018年8月3日-11日,作为“上海文化”品牌的重要内容的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成功举行。9天的时间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芭蕾大师与芭蕾新星们齐聚上海,在精彩的比赛同时,也共同探讨了芭蕾艺术的发展和未来,共享一场舞蹈艺术交流的盛会。从本届比赛开始,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也正式入驻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举行,持续为世界范围内的芭蕾艺术合作与交流提供重要平台。而中国舞剧艺术最高奖项的“荷花奖”舞剧评奖则是自2016年便落地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每两年一届。今年11月底至12月初,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评奖将再度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举行,继续推动国内舞蹈艺术持续发展与深入交流。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还通过与国内外专业艺术机构开展合作,不断引入优质舞蹈资源、深化艺术交流。2017年4月,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携手国际戏剧协会、上海戏剧学院,推出2017国际舞蹈日庆典系列活动,40余位中外舞蹈专家汇聚一堂,共论舞蹈艺术发展。同年12月,基金会与中国舞协合作推出了“‘舞典华章’2017中国舞蹈高峰论坛暨‘鼓舞四方’2017舞蹈优秀创作作品一览”品牌活动,巡礼当年度舞蹈理论与创作的优秀成果。今年5月,由基金会与中国非遗保护中心、上海文联、上海舞协等合作推出的“中国非遗舞蹈展演”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成功上演,集中展示我国传统舞蹈类的多元魅力和保护成果。
  一系列重大舞蹈艺术活动的举行,其意义不仅在活动本身,更在于其所引发的虹吸效应。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对外开放2年的时间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舞蹈优质资源主动在舞蹈中心汇聚,平台作用愈发凸显。其中,既有上戏谭元元工作室的“上海青年编舞大师班”、谢欣舞蹈剧场与上海歌舞团合作的“身体最前沿”国际交流工作坊等专业舞蹈工作坊的成功举办;也有国家艺术基金“舞蹈评论与制作人才培养”项目、中国舞协“2018顶尖舞者巡回课堂”等舞蹈人才培养项目落地舞蹈中心;还有第五届全国“大艺展”闭幕式、“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上海市民舞蹈大赛、上海市学生舞蹈联盟展演等不同层次、不同群体的舞蹈群文活动。
  文教结合不断深化,创新舞蹈人才培养模式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建成与开放运营,在实现了“两团两校”以及剧场在物理空间上共处的同时,也不断深化彼此间的合作与互动,促进文教深度融合。
  2018年9月,由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上海市舞蹈学校“两校”共同探索的“中本贯通”(中国舞专业)首批试点的20名学生正式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入学。所谓“中本贯通”,即实现人才的中等职业教育——应用本科教育贯通培养,学生中职阶段学成后,须参加转段考试。对转段考试成绩合格且完成本科阶段教学计划规定课程、符合毕业条件的学生,将获颁本科院校毕业证书。此次“中本贯通”试点改革,将有助于进一步改善舞蹈艺术高端人才的培养模式,让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成为舞蹈艺术的人才基地,为上海乃至全国舞蹈界输送更多更优秀的舞蹈艺术人才。
  “两校”试点“中本贯通”,这只是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不断深化融合的一个侧影。对于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和上海市舞蹈学校的学生来说,身处上海舞蹈中心,他们不仅能看到更多一流的舞蹈演出,还能得到更多与院团直接交流并登台实践的机会。在过去的2年里,“两校”依托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实现“课程教学—剧目创作—演出实践”三位一体、演学融合的人才培养新模式,在舞蹈中心剧场举办学生舞蹈比赛、专场演出等教学实践活动,通过实践锻炼学生的舞台表演能力,深化“文教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两团”则邀请“两校”学生、教师参加舞蹈剧目的创作演出活动。同时,辛丽丽、陈飞华、黄豆豆、季萍萍、范晓枫、吴虎生、朱洁静、王佳俊等“两团”舞蹈艺术家被聘任为客座教授,成为了“两校”师资的一部分。此外,在夯实人才培养的基础上,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还进一步拓展舞蹈学科建设和科研工作,上戏舞蹈研究院成立与中英文舞蹈学术期刊《当代舞蹈艺术研究》创办,也正推动着上海舞蹈艺术理论研究建设。
  舞蹈艺术内容生产精品迭出,舞蹈艺术文化活动精彩纷呈,如今的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通过聚合“两团两校”和专业舞蹈剧场的优势,不断提升文化原创力和影响力,已成为上海重要的文化地标。未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还将继续激发自身活力,广泛引进国内外一流舞蹈项目,并深化对外开放力度,以“多出人才、多出作品”为目标,更好地推动上海舞蹈艺术和舞蹈事业从高原走向高峰,为打造“上海文化”品牌、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做出贡献。 今天的虹桥开发区内,摩肩接踵的高楼和纵横交错的道路编织起了一座现代化、高品质的城区。如今的“90后”“00后”恐怕难以想象,3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凉之地。
  1988年,改革开放刚刚走过10年的摸索期。那一年的8月8日,位于上海西部的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26号地块完成土地使用权有偿出让合同签约,日籍华人孙忠利以2805万美元获得虹桥26号A、B地块共计1.29公顷(1.29万平方米)土地50年的使用权。
  这是上海首次试点土地批租制度,更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法规为保障,通过国际招标成功转让土地使用权,标志着新中国土地真正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在市场流通,开启了我国土地使用制度深刻变革的序幕。
  历史就这样在虹桥开发区翻开了新的一页。
  今年74岁的周友琪清楚记得,1988年1月下旬到2月上旬,那短暂又漫长的16天里,他同王安德、朱克君在香港中环交易广场25楼一间小会议室的圆桌前,由王安德主笔,完成了中国大陆首个面向国际的土地招标文件起草工作。国际招标,招标文件自然要同时准备中英文两个版本,英文版的翻译者正是当时还不到34岁的梁振英。
  这段香港之行的由来,可以追溯至1986年夏,上海房地产、港口考察团的一次赴港考察。考察团返沪汇报情况后,上海市委立即确定了两件事:要搞土地批租;尽快成立土地批租领导小组。当年11月,上海市土地批租领导小组成立,组长、副组长分别由时任上海市副市长倪天增和时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夏克强担任。
  高规格的领导小组成立不到两个月,1987年1月中旬,上海召开了一次有关委办局的专业干部会议,向更广泛层面介绍考察团对香港批地制度及城市规划的考察情况,包括市计委、建委、规划委、经委、农委、对外经贸委以及市土地局、规划局、财政局等17家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均派人参加。
  此时,受邀参会的上海虹桥联合发展有限公司第一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谢武元以及一同参会的虹联公司经理周友琪还无法想象这场会议的深远影响。他们和在场大部分人一样,尚不明白“土地批租”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一再被市领导提起。
  几天后,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蒋如高带着副主任王安德与另一位土地经济专家俞汉卿来到四川中路49号,虹联公司的临时办公地。在三位土地专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中,周友琪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上海决定试点土地批租制度,恢复土地作为最重要生产要素的本质,但缺少两样关键前提,一是法规依据,另一样就是试点土地。1983年启动建设的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上海当时开发最成熟的地块,进入领导小组的视野绝非偶然。
  1988年3月24日,上海首块批租地块——虹桥开发区26号基地。 摄影:朱德茂
  周友琪回忆,1987年,虹桥开发区的征地基本完成,基础设施如“七通一平”等均稳步推进,开发区公司在思想上、行动上都开始把土地视作同开发商的合作条件之一进行出租。国际贸易大厦、扬子江大酒店等项目均是在这样已经萌芽的市场化思维下诞生,可以说,虹桥开发区是当时上海思想最超前的地方。所以,要从开发区拿出一块“熟地”,让市政府拿去“批租”给别人,而“买家”是谁不到最后一刻无人知晓,这让周友琪的内心既兴奋又紧张。
  “最后大家转念一想,开发区就是要帮政府用好虹桥这块地,有新的机会应该试一试、闯一闯,而不是心生畏惧。”
  虹桥26号地块原址上建成的太阳广场。 供图:长宁区政府
  但究竟要拿出哪块地“试一试、闯一闯”,也经历了一番纠结。事实上,最先进入批租办视野的并非最终承载历史的26号地块,而是位于今天虹桥郁锦香宾馆对面的31号地块。这里原本计划借鉴香港太古城,建设成一座涵盖住宅、商业等多种功能的城市综合体,但3.2公顷(3.2万平方米)的面积,对一次大多数人都“心里没底”的土地试点改革来说,实在太大、太冒险了。
  不远处相互挨着的虹桥25号、26号地块于是浮出水面。经过综合评估,26号地块由于紧挨着已经修建完成的仙霞路、娄山关路,对极度讲究位置的地产商更具吸引力,1.29公顷的面积大小也相对适宜,最终确定将该地块拆分为A、B两块向国际招标。而同一时间进程内,土地批租试点的另一样“关键前提”也尘埃落定——1987年12月22日,《上海市土地使用权有偿转让办法》发布,于次年元旦正式试行。
 
  于是,每天清晨,工作小组三人都早早来到中环交易广场25楼会议室,埋头修改标书。梁振英则每隔两三天来“检查”修改情况,不符合国际标准的地方就推倒重来。如此反复两周,长达几十页的招标文件中文版终于出炉,包含《投标指引》《招标通知书》《土地使用权出让和使用条件》《投标书》《中标证明通知书》《土地使用权有偿出让合同》以及《招标公告》等一整套招投标文件。
  30年后再回想起这段经历,香港土地出让、转让制度的严谨和“专人专事”的作风令周友琪记忆犹新。“比如规划划线,我们觉得写‘从A点到B点’已经很严谨了,结果香港顾问说应该是‘从A点经过C点到B点’,这样就不会有第二种路径,也就不会存在歧义。”类似“三点连成一线”的例子不胜枚举,也因此确保了标书传达给世界的声音完全准确,没有一丝偏差。
  1988年3月22日,上海土地使用权有偿出让国际招标发标会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摄影:朱德茂
  1988年3月22日,上海市在沪港两地同时向全球发放《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26号地块土地使用权有偿出让国际招标书》,到招标截止的6月30日,沪港两地标箱内各收到3份标书。最终,日籍华人孙忠利创办的日本孙氏企业以2805万美元获得虹桥26号A、B地块50年使用权。
  未曾想到,1988年下半年起,日本房地产泡沫开始破裂,孙忠利遭遇预料之外的资金断层。虹联公司即刻派周友琪到日本东京与孙忠利面对面沟通,同时带去一个重要消息:上海市政府愿意提供支持,帮助孙忠利完成26号地块的开发建设。在周友琪看来,给孙忠利的这一剂“救命”的强心剂,何尝不是上海面对改革放手一搏的勇敢探索。最后,通过孙氏企业在海外的物业抵押,以及在由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组成的银团贷款支持下,26号地块开发再次启动,于1995年建成太阳广场,迎来首批用户入住。
相关推荐